比较喜欢律茂吧……除去这个只混欧美圈

【康纳水仙/720000】Love you. Hate you. (下)

哭疯了啊呜呜呜呜(っ╥╯﹏╰╥c)

【Nameless。淑懿】:

大家好我是淑懿!今天的我终于把下篇写完了!
是康纳水仙,900 X 51。
汉康友情向。
人物属于原著,OOC属于我。
私设一大堆,时间线混乱,BUG到处都是。
RK800异常。
革命失败。
目前只有一台RK900,900出厂异常设定。
是个刀子,先甜后虐。
灵感来源:《i hate u i love u》,是一首歌
评论是给作者最好的投喂【x】


【【【本篇含有人物死亡的情节,雷者请注意避雷】】】


 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你真的…一点都不记得了?”
你伤心极了。悲伤的浪潮席卷着你的脑海,你的处理器似乎停止了一瞬。你从地上坐起来,背部靠上天台边缘的栏杆。腿部损坏的生物组件让你无法动弹,你能看到蓝色的电流从创口处流过,你记得上次自己受伤是许久之前了——多亏了RK900对你的保护。


你还记得当那个异常仿生人卸下了你的脉搏调节器,蓝血的流逝让你几近瘫痪。RK900的及时到来救了你一命。把你安顿好后,他几乎是立即就冲了出去。你追上去,看到那个仿生人已经被他击毙在地。而他放下手枪,周身散发着的杀气令人望而却步。
“康纳?”
你试探性地呼唤他的名字,他回过身,看到了你。凛冽的气息瞬间被收敛,嘴角的微笑让你难以置信他刚刚还毫不留情地解决了一个敌人。
“回去吧。”
他收起手枪,揽过你的肩膀,在联邦警察惊讶的眼神中,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
“或许你们真的是活着的。”
一次汉克在喝醉后,似是神智不清又高深莫测地跟你说道。
“或许仿生人和人类流着不一样的血,但仿生人也有情感——我是说,或许仿生人和我们之间的差别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大。”
你坐在他的身边,安静地听完他的讲说,然后把RK900叫来,两个人一起把汉克带回了家。
是啊,或许你们是真的活着的。
你想到为自由而战的马库斯和他的耶利哥,你想到那个曾是你追捕目标的卡菈和爱丽丝,你想到在伊甸园遇到的蓝发崔西和她的恋人——太多太多了,你想。
或许仿生人是真的活着的。



但模拟生命与政//府会允许你们“活着”吗?
答案当然是否定的。
如果他们知道连RK900都异常了怎么办?最高型号的仿生人发生异常,这种事情他们不会期望发生第二次。
于是当听说RK900被模拟生命收回时,你是如此的惊讶以至于差点瘫坐到地上。


你每时每刻都在试图通过软体连接到对方,而发出的任何一条信息都没有得到回应。你试图通过有限的信息来源找到关于RK900的消息,但不论多么细致的搜索都得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你早该想到的。
从你们在一起的那天,你就应该想到的。
模拟生命在每个仿生人的体内都安装了追踪系统,以备不时之需——然而异常仿生人的追踪器会莫名的失效。这就意味着,只要模拟生命找不到RK900,他们就会知道哪里出问题了。
你怎么会疏漏这么关键的信息?
那么他们会对他怎么做?
重置,格式化,然后削弱情感模块,再大规模地投入使用到各种地方?还是选择直接将他肢解,报废,然后扔进可怕的垃圾场?

“那里简直就是仿生人的地狱。”你听一个从垃圾场逃出来的异常仿生人如此说过,“到处都是生物组件,完好或者破损。还有出了故障的仿生人一直在重复着他们生前为人类做的事情——唱摇篮曲,打招呼,诸如此类。看起来简直诡异极了。”
“救救我,求你。”
“我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。”
“我们是同类不是吗!你是有情感的对吗!”
“求你救救我!!”
这是你在那个仿生人被拖走时听到来自他的最后一句话,而当时的你尚没有觉醒,只是愣愣地站在原地,看着他被带走的远去身影,额角的LED灯闪个不停。
接着你看到他被押送他的人类一枪打穿了仿生的心脏。蓝色的血液迸溅而出,染上了冷色的地板,而他的身体也渐渐静止。最后他的尸体以怪异的姿势被拖走,而那双黑色的眼睛净是濒死的绝望。
如果RK900也被——
不,不,停下,康纳,停下。你对自己说。


你不敢想了。





那么另一种结果?


你不想面对爱人被重置的事实,那意味着你们之间所有的记忆全部清零。他不会再露出专属于你的微笑,不会轻抚你的脸颊用满怀爱意的眼神注视你,不会在每天早晚在你额头落下一个温柔的吻,不会在慵懒的午后揽过你的腰肢咬着你的耳廓轻声细语。
迎接你的是他的冰冷与残酷。任何与任务无关的事情他都漠不关心,就像个人型自走的杀人兵器。他的面部表情会一成不变,说话的语调平淡无奇。如果你成为阻止他完成任务的障碍,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把枪口对准你,接着扣动扳机。
……
你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需要他。
你几乎被压抑得无法呼吸,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拽入大海深处,来自海水的压力聚集在你身上,直到你的身体被碾压成残缺的废料,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。
视线的左上角显示出你所承受的压力指数——79%,系统甚至在警告你注意排解压力。你绝望极了,坐在你的办公桌前暗自神伤。在崩溃的边缘垂死挣扎,你坐如针毡。
不,不。




从过去的回忆中脱离出来,你抬头,看到他微眯的双眼,你只觉得想笑。
于是你微勾起唇角,扯出一抹苦涩的笑。仿生的泪水从眼角溢出,划过你的脸颊的曲线,在下颌处滴落。
“你就没意识到你正在一点一点地扼杀我吗,康纳?”
你依然固执着使用你们之间亲昵的名称,那是你们曾一起度过的甜蜜时光的象征。额角的伤口流下来的蓝血模糊了视线,你的光学组件上无法显示出对方的样子。你没看到对方的光圈散发着不安的黄色,一下一下闪得厉害。



事实证明,你的想法是正确的。
你在几个月后再一次遇到了他。


你还记得你得知模拟生命最近派给RK900的任务内容时,你的反应是多么得震惊。
——【他要杀了你,康纳。】
——【他知道了关于你的一切,以及…安德森。】
——【快跑。】
这是你在模拟生命的异常仿生人朋友留给你最后的信息,而后你却联系不上他了。
多半是被报废了。
那么他们可能知道你与朋友的对话了。
现在是19:47 PM,汉克多半是在家里,很多时候他都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喝着他的威士忌然后百无聊赖地看着当天的球赛。
模拟生命很有可能已经掌握这条情报了。
——那么汉克…
你惊恐极了。几乎是立即就从警局冲了出去,你身上的低气压太过强大,甚至连路过的盖文.李德都在给你让路。
你太害怕了。


你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奔走着。底特律的夜总是美丽而危险。不同往日的衰落破败,仿生人的诞生给这座城市带来了无尽的财富。到时都是五彩斑斓的霓虹灯,大大小小的杂货店铺。
而这都是将普通人蒙骗过去的美丽表象。说不定在哪个角落,一个刚刚获得自由的仿生人正被卸下了手脚,被遗弃在泥泞的垃圾场。亦或者哪个仿生人在某个瞬间击破了枷锁,把虐待自己的人类活活打死。
这些都太黑暗了。
今晚的天空没有多少星光,忽然一抹刺眼的光辉闪过,紧接着是震耳欲聋的雷声。豆大的雨点顿时倾盆而下,落在柏油的路面上发出嘀嗒的雨声。人们都在抱怨这突如其来的大雨,而你却无暇顾及,踩过的水洼溅起水花,弄湿了你的裤脚,却没能阻挡你的脚步。
不,不,不。
你几乎是要哭出来了。模拟生命很可能会让RK900去完成这项任务,他们料到你肯定不会伤害所爱之人。而汉克与你就像久别重逢的父子,你与他的情谊自然不浅。你爱RK900胜过一切,而汉克的死却同样会让你心如刀割。
不。


匆忙的脚步在汉克的家门前停下,房门大敞着,你知道汉克就算喝得烂醉如泥也不会忘记锁上房门。门锁上有人为破坏的痕迹,而汉克与邻里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糟糕。
你抬手打开灯的开关好让你的视线不再受限,然而分析的思路被子弹撕裂空气的声音打断。你抬头,闯入者的面孔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,你的目光却在一瞬间定格。

RK900。

你的猜想是对的。
此时的他正举着与你同款的手枪,黑洞洞的枪口警惕地对准了你。而躺在一边的是奄奄一息的汉克,血红的花朵自他的胸前绽放,鲜红的血液自伤口处流出,在身下形成了一滩血泊。
“不,不,汉克,不。”
你飞速跑到汉克身边。跪下身,仿生人的系统自动做出了分析。RK900没有选择给他个痛快——汉克的肺部被子弹贯穿,死亡率93%,无法进行急救。
“不,汉克,不。”
那大概是你第一次感到什么叫做撕心裂肺。像是屋外那依旧滂沱的大雨一样,你想,仿生的泪水不断地夺眶而出。你无法控制自己,额角的光圈闪着醒目的红光,你不断地呼唤着汉克的名字。而后者只是眨了眨眼睛作为回应,他现在甚至连呼吸都感到疼痛,更别提开口。
这感觉简直痛苦极了,你想。
你最好的朋友正在生命线上垂死挣扎,于是你双手按在他的伤口上希望血液的流逝能够减慢一些。呼叫救护车已经没有意义,再多的止血措施都无法阻止他即将死亡的事实。

你曾是模拟生命最引以为傲的原型机,你能够做出比当时一切仿生人都要精准的计算与适当的决定。“好了我知道你无所不能。”汉克在一次你完美地完成了任务后,你在向他报告情况时打断你说道。
“好的,副队长。”

而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对方的死去,自己却无能为力。
“不,别离开我,汉克。我们已经经历了那么多,我不想失去你。”
“不,汉克。”
“不……”
你从没想过你最好的亲友会在你的怀里死去,你的双手沾满了汉克的鲜血,红色的血液从未在你看来是那样的刺眼。怎么可以…怎么可以……你感到无助极了,你感受到汉克的呼吸越来越微弱直到消失殆尽。你好像被自己的泪水呛到了,于是你咳嗽几下,然后慢慢将汉克逐渐冰冷的身体放下。
抬手合上了他的双眼,手指无法抑制地颤抖着。然后你低声说道:
“晚安,汉克。”


你回头看向RK900,那个该死的机器居然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举着手枪对着你,你站起身来发觉对方依旧是方才那副表情,毫无波澜。碧蓝色的眼睛里没了先前对你的浓情蜜意,冷酷得像是寒冷的冰窟。
“好久不见,康纳。”
你说道,声线因为哭腔略微颤抖。然后你看到他的扑克脸上浮现了些许茫然——果然,模拟生命重置了他。你现在对他来说就是一个与他长得十分相像的异常仿生人而已。

“I have been missing you for such a long time. ”
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想你。
“I was wondering whether you missed me like I missed you. ”
我还在想你是不是同样在想我。
“But I was wrong. ”
但是我错了。

你看到RK900额角的LED灯变成了不稳定的黄色,以缓慢的频率闪动着。但你一点也不在乎,一点也不。现在他只是一个机器,你告诉你自己,一个只在乎任务的机器,没有任何的情感或自尊,靠着蓝色的血液运转着。
你叹气,带着内心的悲痛欲绝,你开口说出了你心中最深层,也是最令你心痛的那句话。


“I hate you. ”
我恨你。

雨声依旧。



你离开了。
离开了汉克的家,离开了警局。你曾想过要离开底特律,但仿生人需要证件才能通过,而你只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者。于是你在底特律的街角苟且偷生,躲避着模拟生命的追捕,在寒冷的冬夜缩成一团,希望自己第二天的黎明不会停止运转。


你还记得你和他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冬天。鹅毛般的大雪从天而降,与炫目的灯光构成美丽的景色。异常仿生人可以感知到冷暖,只穿了套西服的你被冻得瑟瑟发抖,然而仿生人并不能通过运动来获取热量,所以你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蜷缩起身子,保护着最后一丝温度不被冷风夺走。
所以当RK900找到你时,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用自己宽大的大衣把你和他都包裹起来。突如其来的温暖吓了你一跳,但是你很快就放松下来。身体舒展开来,你靠在他怀里开心地笑了。而他低下头把头埋进了你的颈窝。
“你在干什么?”
“检测体温,我需要确保你的体温一直在正常水平内。”
“你只是想单纯地占我便宜吧,康纳。”
“被你猜对了。”
然后你们都笑了起来。


你只在晚上外出,寻找你需要的东西,然后赶在黎明前回到你小小的避难所里。那里有温暖的火堆,你收集的小物件,你的日记本,还有备用的手枪与子弹。这样的生活方式让你想到了那个叫雷夫的仿生人,甘愿躲在无人知晓的地方,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但不可置否地,你还是被RK900找到了。他粗暴地破开了你避难所的门锁,发出的巨大响声把待机中的你惊醒。他也看到了你,枪口瞄准你接着扣动扳机。你的及时行动保住了你的脉搏调节器,只是腿部的生物组件受到了枪击。你急急忙忙逃上天台,想要自毁却被对方一枪打断。




“说得够多了,RK800。”
他的声音突兀地闯入耳畔,你从记忆的海洋中脱离。抬头望向天空,点点白色的雪花飘落。竟然下雪了,你想。冷色的月亮散发着皎洁的月光,一如既往的柔和,让你想起了革//命失败的那个晚上。

“Guess what,Connor?”
你猜怎么着?
“All I want is to be with you. ”
我不过是想要和你在一起。
“But I can't. ”
但是我不能。
“You have already forgotten me,Connor. ”
你已经忘了我了,康纳。
“You don't remember me at all. ”
你一点也不记得我了。
“I was always missing the person that I should not be missing. ”
我总是想念着我不该想念的人。
“……”
……
“I hate you,Connor. But I love you. ”
我恨你,康纳,但我爱你。
“I hate that I love you. ”
我恨我爱着你。

“Shut. ”
开枪吧。
“After all…”
毕竟…
“The andriods feel no pain. ”
仿生人感受不到痛苦。


你闭上了眼睛,嘴角挂着苦涩的微笑,徐徐的微风吹动着你额前的碎发,飘摇的雪花与蓝色的血液竟然让你看起来如此的凄美与令人惊艳。对方握着枪的双手颤抖着,他的手指搭在扳机上,却迟迟无法使力扣下。他好像想到了什么,突然的头痛让他眯起眼睛皱起眉头,但那些残影转瞬即逝,什么东西将那些画面删除了。他全当是自卫系统在保护他不成为异常仿生人,然后他重新抬起手枪,瞄准了你的心脏。


一声枪响,你的身体应声向一侧倒去,血液将周围的地板染成忧郁的蓝色。松开手枪支落地,他因为剧烈的头痛跪倒在地。怎么回事?仿生人明明感受不到痛苦。他疑惑极了,眼前闪过一张张他和谁相处的画面。那个人是谁?他怎么不认识?一种不明的感觉刺激着他的情感模块,他想要哭泣,但他不知道原因。


晚安。





END.

评论

热度(122)

  1. 【Nameless。淑懿】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哭疯了啊呜呜呜呜(っ╥╯﹏╰╥c)